由于冠状病毒事件的发生,很多人担心染上该病毒。据悉不少人想知道冠状病毒会自愈吗?也想知道冠状病毒疫情过后会有哪些商机?商机是无限的,但一定是身体健康后才有可能挖金。接下来,我们看看冠状病毒能否自愈,也看该病毒疫情过后有什么商机。

在这个紧要关头,马云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:降薪裁员。在裁员的同时,马云也树立了阿里文化价值观,并组建了一支无坚不摧的“中供铁军”。

虽然京东线上销售的价格很低,但好歹清掉了库存,保持了盈亏平衡,京东凭此逃过一劫。那时的刘强东一定不会想到,这个“狗急跳墙”的产物,竟会成为京东日后“大爆炸”的奇点。

京东做的是代理商,利润来源是返点,而返点全靠销量支持。眼看京东的销量一天天变少,刘强东焦急万分,却又无可奈何。短短21天,京东就亏了800万,公司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第一、最直接的影响,国人的健康意识可能将会提前10年,因此也会诞生大量健康领域的企业,主要包括四方面:健康管理、医疗医药、康复智能、养老养生。这次疫情势必会将中国大健康产业推上一个新高度。

上帝关上一扇门,就会打开一扇窗

市场更加成熟;上市条件更具包容性,对盈利数字没有过多的要求;那里有非常重视创新的硅谷;有利于拓展全球市场。

但他并不是为了关注公司股价是涨了还是跌了,“时时刻刻提醒我们(山石网科)现在是一家公众公司。要对股东负责;对客户负责,产品要超越他们的期望;对员工负责,让大家都有良好的职业发展”。

人感染了冠状病毒后常见体征有呼吸道症状、发热、咳嗽、气促和呼吸困难等。在较严重病例中,感染可导致肺炎、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、肾衰竭,甚至死亡。目前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所致疾病没有特异治疗方法。但许多症状是可以处理的,因此需根据患者临床情况进行治疗。

■公司:山石网科(688030,SH)

不开“上帝视角”看的话,刘强东的这次选择无疑是非常大胆的。当时谁也不敢打包票说电商有光明的未来,而刘强东只要走错一步前面的努力就白费了。如果说这次选择可能还要运气的成分,那刘强东后来两次同等重要的选择,则充分彰显他过人的实力。

和资本打过多次交道的罗东平,清楚经营公司不能被股价牵着鼻子走。相比起来,罗东平更期望未来的山石网科不仅技术领先,有朝一日,也能成为一家受人尊敬的公司。

目前来说,感染冠状病毒并不是很严重,因为可以治愈的。但是,也不能说百分百治愈。还有,感染之后,必须隔离且治疗,很难做到自愈的。其实,大家也不需要过分担心,相信国家政府会打赢这一战的。还有,疫情过后,也有一些商机适合大家挖金。

这种“行业前景”,是山石网科登陆A股的动机之一,而之前,罗东平曾希望公司在美国上市。

这种如今并不少见的快节奏,上个世纪末时却属于硅谷人。然而,正是这种高效和投入感,深深吸引了罗东平。他把导师的话“抛在脑后”,很快就做出了决定:中断学业,投身硅谷。

■核心竞争力:网络安全技术创新、国内网安需求持续提升

转机发生在一次会议上。有一个员工向刘强东提议,为什么并不用互联网交易呢?客户不敢上门买是怕被传染肺炎,但网上交易就不会得病了啊!刘强东虽然对线上交易不甚了解,但情急之下别无选择,只好司马当活马医,发动全体员工上网推销IT产品。

2017年,在有黑客奥运会之称的“极棒嘉年华”上,一名黑客用了不到半小时,就攻破了某共享单车的网络防御系统。在黑客面前,企业网络不堪一击,用户的账户余额、GPS路径等个人信息等都能被黑客轻松打包带走。

话虽如此,刘强东给的价格却是周围商家里最低的,许多客人绕树三匝,还是觉得京东这根枝头最为妥帖。一来二去,京东积累了第一批忠实的客户。

第二、将推动远程工作协同软件的发展,像字节跳动就在这些天免费推出了它的产品:飞书,供大家在家办公使用。随时随地办公,自由职业等也将得到更一步发展,在线教育领域也将出现巨头。

罗东平这句话,像是电影台词,“人生几次到了要做决定的时候,选择的总是风险高的创业,想都没有想”。

对于网络安全市场潜在的爆发点,罗东平指出,技术创新有助于网络升级换代,也促使网络安全市场产品升级;网络带宽大幅上升,使得对高性能网络安全产品的需求增长;私有云产业规模大幅增加,带来对私有云安全要求提升;5G/IoT带来大量新应用,网络攻击面大幅增长,对网络安全设备进一步发展也提出新要求。

这些问题,至少不是可以快速决定的,但到了罗东平这里,却似乎都不重要,“遇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就应该全身心地倾听,毫无保留地投入”。

经过一整天的面试后,用人部门的负责人告诉他被录用了,而且“可以明天就开始工作”。

2020年可能是网络安全市场特别值得关注的一年。罗东平认为,整体来看,我国网络安全市场开始显现张力:一方面,网络安全上升为国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;另一方面,我国持续完善细化网络安全保护政策,推进网络强国战略建设。另外,合规性要求和防护有效性共同推动实体网络安全市场爆发性增长,云安全产品也亟待发展。

拥有相似经历的还有王兴。2009年,王兴的饭否网因始终未能适应本土化而宣告失败。后来王兴痛定思痛,吸取了自己过往所有失败的教训,以血汗的经验,浇灌出了奠定王兴在电商领域地位的美团网。

作为黑客的对手,这个团队手里的武器同样是技术,罗东平也喜欢用“技术的信仰者”形容他们。公司自创建之初就采用了先进的整体技术架构,并被机构称为“网络安全技术创新引领者”。

第一次,是在专注电子产品和全品类扩张之间做选择。毫无疑问刘强东选择了后者,遭到了全体投资人的的反对。几经苦口婆心的劝说依然无效后,刘强东只得在管理层发起投票,最终以一票之差的微弱优势获胜,扩张的战略得以执行。

对于这个说法,《专访董事长·第一季》第八期主角——山石网科董事长罗东平,却不作评价。罗东平今年已55岁,在清华读过书,留过洋还创过业,从美国又回到中国,什么论调都见得多了。

在刘强东“正品、低价、好服务”三大战术的加持下,京东的生意越做越好,团队越来越大。五年后,京东多媒体已有了12个柜台,就跟连锁店一样。

祸兮福所倚,福兮祸所伏。像京东这样的例子,在电商圈并不少见。

山石网科在科创板上市,他最大的改变或许只是在办公室添了一块屏幕,一扭头,就能看到股价走势图。

罗东平认为,目前,网络安全创新者面临的是精益求精还是凑全产品,是持续创新投入还是走向资本市场等窘境。

2020年1月20日,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高福院士表示,2019新型冠状病毒是目前已知的第7种冠状病毒。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有不少人感染该病毒。如果不小心感染该病毒,相信很多人都希望自愈吧!可是,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的。

伴随这样的政策红利,2017年我国网络安全产业规模达306.04亿元。

如果没有这场灾难,刘强东根本不会试水电商,也不会有后来的转型,只会待在舒适区里一动不动,最后被快速的崛起的电商公司甩在身后,沦为另一个当当网。

这种干脆利落,需要设身处地才能体会。

但对“技术的信仰者”山石网科来说,更难的,其实是让大多数网络厂商意识到网络安全的重要性。

1998年6月18日,24岁的刘强东带着全部身家12000元现金,在中关村海开市场租下4平米的摊位,创办了京东多媒体,也就是京东商城的前身。

他们卖货的方式非常简单,即到各大论坛发帖,留下产品、价格、联系方式和几句推荐语,收到汇款后走邮政发货。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,京东当时的模式,已具备了电商的雏形。

这些电商大佬的经历告诉我们,有些灾难没有你想象中可怕。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门,也会给你打开一扇窗。冲出乌云,曙光就在眼前!

一个股民聚集的知名网络社区里,有人洋洋洒洒一番分析后得出结论:山石网科是最被低估的科创板公司!

“我做决定时非常快。”

■机构眼中的公司:技术创新领导厂商,亚太地区企业级防火墙“全球性厂家”。

而在万物互联的明日,网络安全只会变得更重要。这一点,从公司净利润的变化上也能看出来。

事实证明,刘强东的几次选择都是正确的:京东凭借全品类打败了苏宁、国美等电器大佬;京东物流也成为了其唯一令马云忌惮的王牌。

上世纪90年代,作为清华无线电系高材生,罗东平在象牙塔的最后阶段去了美国留学。读了两年半博士、“开始要出成绩”的时候,罗东平却加入了一家硅谷科技公司。

就这样干了3个月。罗东平的师兄问了一句话:“你累不累?要不过来算了。”他又快速做了个决定:“我说行,就去了(师兄的创业公司)。”

当年去硅谷,博士学位都不管了

回顾京东二十二年风雨历程,它能有今天还真与非典脱不开干系。

起初,他简单地写了个简历发过去,“没想到他们(那家科技公司)立刻联系我,买好了机票让我过去面试”。

第三、内容产业在未来进一步大爆发,自媒体、网红、短视频等行业在疫情期间基本不受影响,甚至出现流量上涨的情况,如今只要涉及买卖就避不开短视频,通过制做内容变革传统商业模式已经到来,内容行业在未来将会更繁荣的发展。

为山石网科解决初期资金困难的“天使”,是希望“培育世界级中国企业”的北极光创投。更准确地说,是罗东平在清华大学时的师兄、北极光创投创始人邓锋。

正当刘强东意气风发,准备进一步扩张之时,意外来临了。2003年3月非典爆发,死亡的阴影笼罩大江南北,人们闭门不出,京东的客流量也呈断崖式下跌。

记者眼前的罗东平,留着标准加勒比胡型,古铜色皮肤,身材精悍。他的生涯,用一个北京话里的词儿来形容,应该是混不吝。“吝”字儿代表着“计较”,而“混不吝”这仨字连一块儿,是一股啥都不在乎、啥也不怕的劲儿。

与刘强东预想中一样,他的想法遭到了多数员工的反对。他们认为,线上渠道只是非典时期的权宜之计,线下才是零售的主战场。况且当时数码电子产业正值高增长时期,苏宁、国美在全国跑马圈地,争相开店。此时京东转型,简直是自掘坟墓。

第二次,是选择是否自建物流。当时投资人让他给做个预算,刘强东直接撂下一个数字:10亿(美元),都快把投资人吓哭了。但与上次不同,这次投资人也不知道刘强东的选择对不对,考虑再三后还是相信了刘强东。

然而,京东的会议就像古代的朝堂,就算“大臣”们集体跪下来劝谏,只要“皇帝”刘强东的圣旨一下,无人敢有异议。很快,京东撤掉了线下所有柜台,只留下一个用于采购。就这样,京东开始了“破釜沉舟”式的转型。

白天在那家科技公司工作,下班后的罗东平,还会到他师兄的创业公司工作,“一间小屋,一堆人挤在小屋里埋头搞研发。”

然而,在这场灾难中,有一家公司不仅没有被击倒,反而浴火重生,顺势转型,成为了中国TOP3的电商巨头。它,就是大名鼎鼎的京东。

但在山石网科的发展历程中,罗东平从中国伙伴、中国市场找到了更多有利于公司的地方。

跟黑客较劲的“技术信仰者”

当时,孤身一人的刘强东没有进货渠道,没有储备资金,没有客户资源,也没有创业团队,但他却比任何人都要强硬,始终明码标价,不给客户任何讲价的空间。

假如你读了那么十多年的书,最后的博士学位你会说不管就不管吗?假如你有个稳定的工作,会放弃掉,然后跟着师兄干前途未卜的创业吗?

采访中,或许是平时介绍业务太多次,罗东平顺口就背出了一段数据:“2017年,中国因为网络攻击所产生的经济损失居全球之首,是美国的3倍。而中国对网络安全的投入,占IT行业投入的比例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一半,更低于发达国家。”

虽然这次大规模裁员让阿里损失了大量人才,却也获得了一年的喘息机会。次年市场回暖后,公司终于重获新生。阿里此举,堪称“壮士断腕”。

京东一路走来,真应了那句老话: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

比如2001年,阿里受到互联网泡沫破灭潮的冲击,拉不到一分钱投资,如果不“勒紧裤腰带”过日子,阿里再坚持半年就要倒闭了。

2004年,非典风波已然平息,京东的经营回到正轨。但刘强东从线上“试水”中尝到了甜头,觉得电商大有可为,于是召集员工商量,要向纯线上零售公司转型。

00年后出生的孩子,大多对非典的影响力没有概念。当年这场席卷中国的肺炎造成了600多人死亡,同时给无数企业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,可以说是一次国家级的灾难。

2011年,山石网科成立时,就站在了黑帽黑客的对立面——做网络安全产业。

被非典逼上“绝路”的京东

曾为硅谷人所折服的罗东平,之所以一度希望山石网科在美国上市。原因有四个:

但同时,近年来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》、网络安全等级保护2.0等政策陆续出台,可以看出顶层已日益重视网络安全。